每当我感到困惑或者痛苦的时候,我就特别想来到我们教会聚会,无论是接受祷告服侍,唱诗歌敬拜,以及朋友们的拥抱,都会触及我的泪点。

有一次,教会曹其峥牧师为我祷告,她感受到神想告诉我不要太过自责,不要把所有的重担都揽到自己身上。她问我有哪些觉得自责的地方,要为我做砍断破除的祷告。

我当时坐在椅子上,感觉听到的像是战鼓在敲,鼓点儿由很轻微慢节奏,一点点儿加强,越来越快和大声。我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气自下而上升腾起来,一股情绪让我开始哭泣,好伤心好伤心地哭。不知道哭了多久,我感觉我还继续要哭,但心里面好像有个泡泡突然破了的感觉,本来是哭的,却笑了一下!然后笑得越来越畅快,笑到后来,我都快喘不上气来,笑到肚子痛,还拍大腿!然后我深吸一口气,当呼出去的时候,一下子又感到一股伤心,就又变成了哭泣!这时候的哭跟第一波哭不一样,我感觉身心畅快,所有的情绪,所有的郁堵都被一次次的冲刷和释放。非常松快!

我其实不是很记得她们为我祷告了些什么,只是这些感觉完全占据了我。祷告之后,曹牧师问我有没有方言,我说我没有,于是她为我先就方言的恩赐向神请求,让我放松,跟她一起发出简单的声音,一段时间之后她结束了这次祷告,让我有时间的话来操练看看会怎样。

接下来的周日晚上十一点,我要开车四十迈回家,我就跟神祷告说我就操练方言吧。车里很安静,周围也很黑,开车回家的路上交通很顺畅,我意识到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不是我在想发什么声音,我甚至不再控制自己的舌头!我只是在吸气和呼气,那些声音就以很快的速度从口中发出来。不知不觉我就开了三四十分钟下了高速,也那样说了那么长时间。只要我呼气,就会一直说,但我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车开到车库,我的口还是停不下来,也不想停下来,我就继续祷告。我还录下了十多分钟,我怕我停了,以后就说不出来了。所以一直祷告到一点多才从车里出来回家。

从那以后,我开车,洗澡,做饭的时候都用方言祷告,觉得好自由啊,不用费力组织语言,就那样流淌出来,就那样说。

我希望这方言不单能造就我自己,也能帮助到别人,就像我被帮助那样。神给我和我的家人太多的恩典,我数算不清!我冥冥之中知道神的存在。但是这次被圣灵充

满可以说方言,让我真真实实的知道了什么是神的同在,太真实了!真的有神,是我们可以完全信靠依赖的!

我感恩发生在我身边的任何事,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!我感恩神创造了我,让我经历这一切!我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真理!我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这其中的奥妙!愿神让更多还在迷茫中的人找到方向,归向神!

愿神祝福我们每一个人!

 

双双姊妹